“蘇塵陛下有所不知,大雷音寺如此深厚的氣運,都是無數年來的積累和加持,也是無數信徒的供奉和信仰!但是,三位佛祖探索混沌海未歸,老僧也無法調動氣運之力對敵!

而且,大雷音寺的氣運之力,隻能夠被動對敵,而無法主動催發!歡喜佛祖,畢竟曾經是大雷音寺一脈,如今又得到了因果塔,算得上是一脈同源,恐怕氣運之力也無法奈何他!”

空相大師苦笑了一聲,連忙解釋道。

大雷音寺的氣運,確實無比驚人,這是大雷音寺的底蘊。

但空相大師不是蘇塵,他非萬佛之祖,無法得氣運之力庇護和加持,若是有外敵侵犯,佛門氣運自然可以鎮壓一切。

但偏偏歡喜佛祖那個敗類,曾經是大雷音寺的棄徒,如今又掌控了因果塔,到時候恐怕不是佛門氣運鎮壓歡喜佛祖,而是歡喜佛祖吞噬佛門氣運了。

這也是空相大師最擔心的事情!

“好,我信你一次!不過,我聽說佛法無邊,佛門氣運更是普度眾生,可否容我在這氣運雲海之中修煉一段時間?正好我隱於其中,也不會被歡喜佛祖發現,省得將他嚇跑!”

蘇塵的眼珠子一轉,笑吟吟的說道。

空相大師有些為難,畢竟佛門氣運,不但能夠庇佑佛門,更是三大佛祖的力量之源,貿然開放給外人,損失了佛門氣運,恐怕會對佛門造成不可估量的後果。

但是,蘇塵的要求,他又無法拒絕。

畢竟,蘇塵是人皇,戰力無雙,而且這一次也是為了幫大雷音寺而來,若大雷音寺真的被歡喜佛祖給滅了,那佛門氣運恐怕就要落在歡喜佛祖的手中了。

還不如交給蘇塵。

空相大師沉吟了片刻,抬起頭來,對著蘇塵苦笑了一聲道:“陛下有此要求,老僧不敢拒絕!不過,佛門氣運之中,有三大佛祖留下來的烙印,還請陛下不要破壞,至於氣運雲海之中的氣運之力,陛下儘管煉化就是!”

“哈哈哈……大師不必擔心!我隻是想要藉助佛門氣運,驗證我的一些想法和推測罷了,不會損害佛門氣運的!”

蘇塵哈哈大笑了一聲道。

“原來如此!”

空相大師心中鬆了一口氣,微微一笑道。

迦葉心中也是頗為震驚,要知道佛門氣運對佛門無比重要,當年也就是迦葉展現出妖孽的天賦,引動了三大佛祖的感應之後,纔有機會踏入氣運雲海之中修煉,就連空相大師自己都冇有這個機會。

如今他竟然答應了蘇塵?

不過,迦葉也相信蘇塵對大雷音寺冇有惡意,所以並冇有擔心。

嗖!

蘇塵點了點頭道,然後一步邁出,猶如流光一般,直接邁入到了浩瀚的氣運雲海之中。

空相大師,也同時催動佛門氣運的禁製,打開了一道缺口,讓蘇塵進入了其中,然後又將其封印了起來。

“召集各大長老,準備迎敵吧!若是我預料的不錯,歡喜佛祖隻怕就快要來了!”

空相大師深吸了一口氣,緩緩說道。

“歡喜佛祖嗎?”

迦葉點了點頭,擁有了因果塔的歡喜佛祖,確實已經成了大雷音寺的大敵。

還好空相大師有先見之明,將蘇塵請來了。

不過,迦葉的心中還是有著一絲擔憂,雖然蘇塵鎮殺了四大神帝,但那是有人族氣運的加持,如今蘇塵隻身一人來到了九重天闕,真的會是歡喜佛祖的對手嗎?

“蘇塵的手中,有兩大天道至寶,對付歡喜佛祖,哪怕贏不了,應該也能夠將其趕走!”

迦葉心中暗暗想道。

……

氣運雲海。

一朵朵金色的蓮花,綻放出耀眼奪目的光芒,這裡彷彿是一片蓮花池,光芒璀璨,氣運升騰,顯化出種種神秘莫測的景象,宛如是一片神秘的小世界。

蘇塵來到了佛門的氣運雲海之中。

“果然是精純的因果之力所化!”

他的眸子之中神秘的符號交織,混沌霧靄繚繞,破妄神瞳被他催動到了極致,他能夠察覺到,佛門那浩瀚的氣運之力,和諸天萬靈,無數生靈之間都有著很深的因果。

佛門修煉的,就是因果大道。

而佛門,也是最為重視信仰之力,無數狂熱的信徒,貢獻了最為純粹的信仰之力,使得佛門氣運昌盛不朽,哪怕曆經了無數個紀元,依舊能夠屹立在神界之中,不朽不滅。

如此磅礴的信仰之力,若是能夠灌注佛門弟子的體內,哪怕是瞬間造就一尊無上佛祖,都是輕而易舉的事情。

“或許,我能夠通過這些信仰之力,聯絡到古神蘇塵的下落?”

蘇塵心中暗暗想道。

他在無儘浩瀚的氣運雲海之中盤坐了下來,周身朵朵蓮花升騰,瑞氣瀰漫,隨著蘇塵一呼一吸,神秘的信仰之力就融入到了他的體內。

他想要通過佛門氣運浩瀚的因果之力,尋找到古神蘇塵的下落!

浩瀚的宇宙中,一片星係的生滅,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。仰望星空,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,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?家國,文明火光,地球,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。星空一瞬,人間千年。蟲鳴一世不過秋,你我一樣在爭渡。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