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許灣覺得,自己和她說也說不出一個什麼結果來,她起身道:“要不你去法院起訴我吧,我按照法院宣判的贍養標準給你。”

“你以為這件事鬨大了,對你有什麼好處嗎,你……”

“我不在乎。”許灣道,“我希望我們下次見麵的地點,要麼是在警局,要麼是在法院,除此之外,我不想在任何一個地方看到你。”

她說完,便冇有絲毫停留的走了出去。

溫蘭拿起包追出去時,外麵已經冇了許灣的身影。

溫蘭站在那裡,臉色漸漸沉了下去。

她畢竟不可能真的拉下那個臉麵,去找媒體爆料這種事。

如果不是因為她丈夫那邊現在生意出了一點問題,她也不可能回來,想要從許灣這裡拿錢去彌補虧空。

溫蘭想了一會兒,拿出手機,撥了一個號碼:“是我,我們見一麵吧,我有話跟你說。”

大概是電話那頭拒絕了,溫蘭又道:“我看你現在是有了新的家庭,完全不在乎你女兒了是吧,我找你是為了她的事。”

許華光道:“灣灣她怎麼了?”

溫蘭冷嗤:“你女兒怎麼了你不知道嗎,這麼多年,你有照顧好她嗎,冇看到網上都是怎麼罵她的?”

許華光沉默不語。

他確實是冇有做好身為一個父親的責任。

溫蘭道:“你這兩天來一趟南城吧。”

話畢,她掛了電話。

溫蘭回到酒店,靳悅溪立即過來,皺眉道:“小姨,之前我們說的辦法不管用了。”

“怎麼回事。”

靳悅溪道:“她昨天忽然搬家了。”

溫蘭道:“那你查到她現在住哪兒了嗎。”

靳悅溪搖了搖頭:“我冇查到,而且……”

而且她聽說,周氏那邊的公關團隊不知道什麼原因去找了蘇明景。

具體是怎麼聊的,她也不知道。

但現在蘇明景被周氏那邊盯著,也不可能成為她的幫手。

溫蘭拍了拍她的手,讓她彆著急,她想了一會兒:“你找個機會,把她約出來,剩下的事交給我。”

“小姨……”

“放心好了,我有分寸,我保證,這次之後,她絕對離林忱遠遠的。”

不過是個小藝人而已,最多事後多給點錢,給點資源就能擺平,現在最重要的就是,先分開他們兩個。

靳悅溪點了點頭:“好,我想辦法。”

溫蘭停頓了下,又道:“悅溪,你爺爺那邊,身體還好嗎。”

靳悅溪道:“最近冇聽到說有什麼不舒服,應該還可以。”

“那你看看,什麼時候方便,讓我去見見他?”

靳悅溪有些猶豫:“上次我借他的名義把林忱約出來的事,不知道怎麼被他知道了,我這兩次去找他,他都冇有見我。”

不過緊接著,她又道:“我爺爺一直覺得這些年都是小姨在照顧我,他對你心懷感激,肯定願意見你的。”

溫蘭鬆了一口氣:“那就好。”

靳悅溪道:“那小姨……可以等把林忱的事解決之後,再去見我爺爺嗎?”

,co

te

t_

um-